新葡萄京官网【新葡萄京官网】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民为贵四世
民为贵四世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621,406
  • 关注人气:6,821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庚子事变记(五)

(2020-05-24 21:14:25)
新葡萄京官网标签:

杂谈

庚子事变记(五)
(两宫西狩宿鸡鸣驿旧址。摄于河北省怀来县鸡鸣驿村)

庚子事变记(五)

 

浙之三忠

 

        有清一朝,廷议时大臣皆可谈自己的观点,极少因持论不同获罪被诛杀。而在光绪庚子年,竟有五位大臣因反对开战罹难。其中徐用仪、许景澄、袁昶三人皆浙江籍,史称浙之三忠

        1、徐用仪,字筱云,浙江海盐人。时任军机大臣、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。他反对慈禧废帝立大阿哥溥儁,尤遭载漪忌恨。直隶拳祸起,徐用仪主张力剿,载漪更恨。德国公使克林德被杀,徐用仪说:祸始此矣!他向庆亲王奕劻建议厚敛克林德。慈禧召集御前会议,徐用仪明确表态称:奸民不可纵,外衅不可启。慈禧命他赴驻京各使馆与使节商议缓兵诸事,载漪等视徐用仪为奸邪。许景澄、袁昶被戮于菜市口,家人不敢收尸。徐用仪与许、袁素有交谊便前去查看,不禁泪下。他毅然安排将二人装殓,并料理下葬。

        载漪、刚毅闻知徐用仪此举,遂起杀心。几天后便令拳匪将徐用仪抓捕至庄王载勋府邸。徐用仪心里明知这是载漪擅自做主,却不作分辨。他对载漪、刚毅说:天降奇祸,死固本分耳!”811日,载漪、刚毅下令将徐用仪、立山、联元一同押赴菜市口问斩。临行刑,徐用仪说:你等僭越妄为,岂能久存?我死于洋人未进京之前,乃所甚愿也。徐用仪死后,载漪才请旨正法,先斩后奏。徐用仪卒年75岁。

       五个月后,清廷为徐用仪平反昭雪,恢复原有官职。宣统元年(1909)朝廷追谥忠愍。浙江同乡在西湖畔为徐用仪、许景澄、袁昶三人建祠堂,称三忠

       2、许景澄,字竹筼,浙江嘉兴人。时任总理各国事务大臣兼吏部侍郎,兼管理大学堂事务大臣。拳匪祸起,廷议时,许景澄始终主张兵衅不可启,称《春秋》之意,不杀使节,围攻使馆违背公法。慈禧闻之动容,而载漪等斥其为邪说。许景澄翰林出身,曾任法、德、荷、奥、俄等多国使臣,通晓国际事务,他正是拳匪眼中的二毛子

        几次御前会议,许景澄奏言皆慷慨。力陈拳匪宜剿,使臣不当杀。他与袁昶联名上疏,弹劾大学士徐桐、刚毅、启秀、赵舒翘、疆臣毓贤、裕禄,更暗指载漪等袒护拳匪,词甚痛彻。疏曰:自拳匪肇乱,甫经月馀,神京震动,四海响应,兵连祸结,牵动全球,为千古未有之奇事,必酿成千古未有之奇灾。……而今之拳匪,竟有身为大员,谬视为义民,不肯以匪目之。……查拳乱之始,非有枪炮之坚利,战阵之训练,徒以扶清灭洋四字,号召不逞之徒,乌合肇事。……今朝廷方与各国讲信修睦,忽创灭洋之说,是为横挑边衅,以天下为戏。且所灭之洋,指在中国之洋人而言,抑括五洲各国之洋人而言?仅灭在中国之洋人,不能禁其续至。若尽灭五洲各国,则洋人之多于华人,奚啻十倍?其能尽与否,不待智者而知之。……大学士徐桐,素性糊涂,罔识利害。军机大臣协办大学士刚毅,比奸阿匪,顽固成性。军机大臣礼部尚书启秀,谬执己见,愚而自用。军机大臣兵部尚书赵舒翘,居心狡狯,工于逢迎。……臣等有以团民非义民,不可恃以御敌,无故不可轻与各国开衅之说进者,徐桐刚毅等竟敢于皇太后皇上前,面斥为逆说。……应请旨将徐桐、刚毅、启秀、赵舒翘、裕禄、毓贤、董福祥,先治以重典。……然后诛臣等以谢徐桐、刚毅诸臣。臣等虽死,当含笑入地。

        载漪、刚毅等阅之大怒,必欲杀之以泄愤。恰此时巡阅长江水师大臣李秉衡自南京奉命进京护卫,载漪命其沿途搜捕间谍。李秉衡在清江浦抓获来自北京二人,一位是许景澄委派给江督刘坤一送信者,一位是袁昶委派给铁路督办盛宣怀送信者。书信内容皆诋毁载漪、刚毅及太后受愚弄等。李秉衡进京将书信交给载漪,载漪大恨,请旨逮捕许景澄、袁昶。728日谕旨:吏部左侍郎许景澄,太常寺卿袁昶,屡次被人参奏,声名恶劣,平日办理洋务,各存私心,每遇召见时,任意妄奏,莠言乱政,其语多离间,有不忍言者,实属大不敬。许景澄昶,均著即行正法,以昭炯戒。

        次日许景澄被押赴刑场前,把铁路学堂办理情形,款项情况等经手事项详列清单交代给下属,遂更衣赴死。至刑场,刑部侍郎徐承煜(徐桐之子)为监斩官,见许景澄身着朝服,即令衙役剥掉许景澄衣冠。许景澄曰:吾等虽奉旨正法,未奉旨革职。况犯官就刑,例得服衣冠。尔作官久,尚未闻耶?徐承煜赧然。许景澄至死神色不变。时年55岁。五个月后,清廷为许景澄平反昭雪。宣统元年追谥文肃

       3、袁昶,字爽秋,浙江桐庐人,时任总理衙门行走、太常寺卿。袁昶与许景澄友善,主张力剿拳匪。袁昶独自连上二疏,力言奸民不可纵,使臣不宜杀。疏入,留中不发。他与许景澄联名上第三疏,严劾酿祸大臣。未及正式上奏,被载漪、刚毅请旨诛杀。该疏稿为世间称诵(见许景澄段落)。

      729日,袁昶与许景澄同赴刑场。袁昶神色自若,问监斩官徐承煜:吾二人死固无恨,然何罪而受大辟?请以告。徐承煜叱曰:此何地,尚容尔哓辨耶?尔罪当自知,何烦吾言。袁昶答:尔何必如此作态,吾二人死,当有公论。洋兵行破京师,尔父子断无生理,吾等待于地下可也。遂转而对许景澄说:不久即相见于地下,人死如归家耳。袁昶卒年55岁。数月后与徐用仪、许景澄同时平反昭雪。宣统元年追谥忠节


庚子事变记(五)
(督府蜡像。摄于河北保定直隶总督府)


        浙之三忠先后罹难者,还有立山、联元两位满人,并称五忠

        1、立山,字豫甫,蒙古正黄旗人,时任户部尚书。前文已述立山在御前会议时与载漪争辩。立山宅邸邻近西什库教堂,载漪等便使人放言称,立山在家中挖一地道,给洋人接济食物并藏匿洋人。载漪遂以通敌之名将立山问斩。随后昭雪。顺天府奏请于宣武门外建立山祠堂。宣统元年追谥文贞

        2、联元,字仙蘅,满洲镶红旗人,时任内阁学士。御前会议时,联元当着慈禧与光绪帝的面与崇绮争辩。崇绮是同治皇后之父,清代满人中的惟一状元,资望甚高。崇绮称:民气可用。联元对答:民气可用,匪气不可用。并称:两国失和,不杀使臣,公法视不能保护外交使臣为野蛮之国。现在使馆区洋兵不过千馀人,聚而歼之固非难事。然而各国联合报复,若京师不守,其祸将极其惨烈。载漪力主与各国开战。联元说:甲午之役,一日本且不能胜,况八强国乎?倘若战败,置宗庙社稷于何地?载漪指责联元所言不吉利。811日,与徐用仪、立山被斩于北京菜市口。后昭雪,追谥文直。联元祖居宝坻,后于该地建联元祠堂。

 

两宫西狩与议和

 

        815日夜,慈禧太后、光绪皇帝乘骡车出德胜门。慈禧穿蓝布衣裤,汉人老妇打扮。光绪帝穿黑色大褂儿,腰围黑布战裙。帝后起居卧具皆未及携带,夜宿民居。随行有端王载漪、庆亲王奕劻、肃亲王善耆、刚毅、赵舒翘、贝子溥伦等数人。虎神营兵千馀人,直隶提督马玉昆(聂士成死后接任此职)兵千馀人护卫保驾。时值酷暑,途中甚苦。

       行至居庸关,延庆知州秦奎良接驾,慈禧换乘秦奎良车。至怀来,县令吴永得知,仓皇跪迎县衙大堂旁边。慈禧入居吴永妻卧室,光绪皇后住吴永儿媳妇卧室,光绪帝住签押房。慈禧坐定后命进食,她这一路仅吃了三个鸡蛋。随后取出梳妆盒,吴永妻是曾国藩孙女,她为慈禧梳头。慈禧遂让光绪帝写朱谕,命吴永去东南各省催粮饷。吴永当晚预备燕席,并为帝后准备了换洗衣服。此为帝后出京三天,第一次踏实吃饭睡觉。慈禧同时传谕荣禄、徐桐、崇绮留京办事(此时尚不知徐桐、崇绮已死),命李鸿章北上接任直隶总督(8月初裕禄于天津北仓战败逃至杨村服毒自杀),并任全权大臣与各国议和停战。

820日至怀来县鸡鸣驿,慈禧(以光绪帝名义)下《罪己诏》,令各省保护教民。随后行经大同、忻州、太原、平遥、介休、灵石、霍州、平阳、闻喜、蒲州、潼关、华阴、华州、渭南,于1026日到达西安。驻跸陕西省巡抚衙署,设西安行在。帝后在西安修养安顿数月,诸事亦大致可从容料理。


庚子事变记(五)
         (鸡鸣驿慈禧寝室旧址。摄于河北怀来县鸡鸣驿村)


       1901214日慈禧再下《罪己诏》,择录如下:本年夏间,拳匪构乱,开衅友邦,朕奉慈驾西巡,京师云扰。迭命庆亲王奕劻,大学士李鸿章,作为全权大臣,便宜行事,与各国使臣止兵议和。……此次拳教之祸,不知者咸疑国家纵庇匪徒,激成大变,殊不知五六月间屡诏剿拳保教,……各国在中国传教,由来已久,民教争讼,地方官时有所偏:畏事者袒教虐民,沽名者庇民伤教。……拳匪乘机,浸成大衅。由平日办理不善,以致一朝骤发,不可遏抑,是则地方官之咎也。…..朕与皇太后方力持严拿首要,解散胁人之议,特命刚毅前往谕禁,乃竟不能解散。而数万乱民,胆敢红巾露刃,充斥都城,焚掠教堂,围攻使馆。……此则首祸王大臣之罪也。…..今兹议约不侵我主权,不割我土地,念列邦之见谅,疾愚暴之无知,事后追思,惭愤交集。惟各国既定和局,自不致强人以所难。……各大国信义为重,当视我力之所能及,以期其议之必可行。……总之,臣民有罪,罪在朕躬。……”

       国家百姓遭此大难,最高决策者下《罪己诏》是历代帝王的本分。知错认错,善莫大焉。该道诏书,归咎于王公大臣层级,撇清了慈禧的责任。这也是此前李鸿章与各国反复交涉的结果,诏书中遂有感谢各国信义为重等文字。

       9月间两宫行至山西太原时,李鸿章即自广东经上海至天津主持与各国议和停战。10月朝廷又任命庆亲王奕劻为议和全权大臣,命刘坤一、张之洞会同办理。慈禧同时下令各地剿灭义和团,上谕称:此案初起,义和团实为肇祸之由,今欲拔本塞源,非痛加铲除不可。


庚子事变记(五)
(李鸿章赴英国驻京使馆。网络图片)


       10月李鸿章抵达北京,与八个占领国谈判。奕劻身为亲王,位列李鸿章之前,但他既不懂外交又无定力主见,故而奕劻很少发言,完全依附李鸿章。另一面,李鸿章的国际威望为各国公认,参与谈判的各国公使皆信任李鸿章。八国中,只有俄国对中国提出领土要求。英美等国只希望保护在华利益及惩治祸首赔款等事项,反对俄国对中国东北的领土主张。李鸿章依据国际法提出:义和团是叛匪,朝廷的开战谕旨不是宣战诏书,故而中国与各国并非国际法意义上的交战国;事件是外国派兵来华助剿叛乱所引起。所以割地一项没有国际法理依据,中国只有赔偿军费及损失等义务。所商议条约性质是赔偿协议,而非交战国之间的正式合约。

        李鸿章一面与各国据理力争,一面与慈禧通电汇报具体进展及商讨对策。慈禧与光绪帝完全信任李鸿章,对李鸿章的建议给予尊重并采纳。参与谈判的英、俄、德、美、法、日、义、奥、西、荷兰、比等十一国或明或暗表示慈禧太后对此事件承担主要责任,当列为祸首。李鸿章坚决反对,要求列强只有保证慈禧不列入祸首名单,谈判才可进行。最终各国对此项予以承诺。(待续)

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,新葡萄京官网平台,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