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萄京官网【新葡萄京官网】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民为贵四世
民为贵四世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634,991
  • 关注人气:6,82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余叔岩一百天不翻头

(2013-11-07 21:40:18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余叔岩一百天不翻头

 

    余叔岩是老生行的一座丰碑。说他是京剧史上的一座丰碑亦毫无问题。他的剧艺可谓“羊行两拿”(即内外行都喜欢),其高级精妙处尤为内行及顾曲方家感佩叹服。惟世间个别文字对余叔岩剧艺多有不实甚至诋毁之处,既无实事求是之学风,又失公正平允之心态。不可为据。

    京剧老生一行,论唱念之渊雅、做表之肖妙、台风之雅正、工架之严谨、火候之老到、腹笥之精博这几样,倘若选出三位领袖,该是程长庚、谭鑫培、余叔岩三人。程长庚应算京剧的鼻祖,晚近的规模旧章几乎都是他主持参与定下的,其功劳在于开山立祖。谭鑫培是一代宗师,功劳是让京剧成为“显学”。自他始,京剧煊赫于世璀璨极顶。余叔岩堪当述而不作,功劳在于完整承接并传达前辈伶人的绳墨榫卯,使京剧到他那儿尚且结实未走样儿。述而不作当可称贤。

余叔岩一百天不翻头余叔岩便装照

   

    程、谭、余是京剧老生行的杰出代表,各领一个时代。自余叔岩后,再无人能达此高度,也就自难与之相埒。

    老生一行自谭鑫培之后,就取法之富,眼界之宽,能戏之多,剧艺之精等全面而论,余叔岩是第一人。他的的唱工,深沉苍劲,细密而清。余叔岩对音韵四声及三级韵有较深的学理研究(曾与张伯驹合著《近代剧韵》),故而他的发声、吐字、行腔尤其规整好听。他曾言:“研究京剧字音,可说是永无止境,善学者必须详析四声,精研三才。明清浊尖团之分,通一字数用之义,尤须神而明之,不拘一隅。”内中之“三才”取自易学“天地人三才之道”,即字头、字腹、字尾之三级韵。京剧之大方家徐凌霄说余叔岩的字、音,控得稳,拢得圆,自有其“歌律”。

    同时,余叔岩又极擅用气,唱腔儿无虚华怪音儿,清亮而密实。他的立音儿挺拔劲峭,可谓立得起来,站得结实。他的唱处处规矩又不囿于老调,不仅动听悦耳,且震撼人心。老生三大贤之一高庆奎曾说,我只有一条嗓子,论唱较余叔岩先生差之远矣。

    余叔岩的身段工架尺寸之严,地方之准均不失毫厘,却又非机械死板僵硬干涩。每一举手投足,如投袖、弹髯、端带、眼神、指法、台步等,既不落窠臼又边式好看,内里全有他自己的东西。其实他的手眼身法步全吃着内功,却又让你看他不出,高妙到顶点。

    他的做表,可谓“看我非我,装谁像谁”,在台上没有自己只有人物。按余先生自己的话说,演戏得“换胎”,今天演《空城计》你就是诸葛亮,明天演《定军山》你就是黄忠。余叔岩演戏,即便是同一个人物,这出戏与那出戏不同,一出戏每场也不同。他扮的人物形神兼备,既多彩多姿又入情入理。肖妙自然,是真讲究。

    余叔岩的武,老生戏《太平桥》的登椅子摔僵尸,《打棍出箱》的“铁板桥”,《翠屏山》的“六合刀”等,惟有他既结实流畅且又边式好看,老谭之后没人能与他比。余先生的武工底子,不止于武老生这个层面,他能演正工武生戏(余叔岩早期学武生戏甚多,初衷拟以武生为本工)。民国八年(1919年)四月三日,梅兰芳为其祖母陈氏过八十大寿,在三里河织云公所办堂会,伶界名角儿云集。有陈德霖、茹莱卿、王蕙芳、高庆奎、钱金福、俞振庭、程艳秋、王凤卿、芙蓉草、姜妙香、贯大元等。余叔岩蹲底大轴儿,反串《艳阳楼》之高登。此为当日最引人瞩目的一出戏。余叔岩反串按正工演,一招一式均为标准武生范儿。他的神气白口,悉学杨小楼,深得神理。下场时阔步投袖,则又力模俞五(俞振庭,大武生俞菊笙之子,与杨小楼同时期的名武生)。起打各场,五花八门,种种姿势,均极壮美。当时俞五就坐台下,与人语,叔岩的把子极精熟,足见其真功夫不弱矣。

余叔岩一百天不翻头余叔岩《战太平》之华云

    余叔岩宗谭,或者说他的剧艺十之八九出于谭是没有错的。可他高明之处即如谭鑫培之于余三胜、程长庚、王九龄,绝不是抱着死啃。若此,既出不来谭鑫培的谭派,亦出不来余叔岩的余派。京剧的所谓流派万不能仅狭义理解为唱腔儿。流派当是一个整体,包括唱念做表并及戏码儿。把流派说成表演体系似或过大,称其为戏路总可。从根儿上说,余叔岩属正宗谭派,他的台上路子最像谭鑫培,可当中又有他自己的东西。有些地方更追求极致,应算略微变化的谭派。罗瘿公《菊部丛谈》说:“叔岩能戏一二百出,皆宗老谭。常有冷僻之戏,他人所不能演者,叔岩皆能之。……则今日之叔岩,即再生之老谭也。”民初名流薛观澜(光绪朝前辈外交官薛福成之孙,袁世凯女婿,曾任民初北京外交部参事司长)说,余叔岩能戏三百馀出,此数较老谭已打七折。

    薛观澜先生讲,余叔岩一生无发展图进的观念,只求能够继承老谭,于愿已足,安分守己,并无独树一帜之企图。他贴演的戏,若无七八成把握像老谭,他宁可不唱。余叔岩嘴里的“余派”二字,系指他祖父余三胜而言,并非他自己。他喜欢别人称他为“真谭派”。你要尊他为“余派”宗师,他一定以为你挖苦他“不像谭派”。

    笔者所言余叔岩述而不作就是指他的玩意儿规矩不走样儿。他在台上演剧就好比打仗用兵,营盘扎寨,布阵迎敌,均有章法。每每有新声,处处有来历。他的台风先讲严谨,再求边式好看。李顺亭、钱金福、王长林、王福寿、陈德霖都是剧艺极高的老戏骨,最讲准谱儿。余叔岩融汇汲取这几位前辈的玩意儿颇多。余大贤演戏,该有的必须有(多指身段、工架),自己来不了绝不动这出戏。这与晚近“来不了就改”偷工减料之风气可谓云泥霄壤。

    余叔岩的唱念、做表、身段、台步、工架、把子无一弱处,同辈及后辈老生无此全才。惟他可当“述而不作”四字。醇正缜密、恢宏渊雅的“余派”毫无疑问是京剧须生大宗。

余叔岩一百天不翻头
前排左起:张文斌、陈德霖、余叔岩、王长林、程继仙。

二排左起:刘砚芳、荣蝶仙、王凤卿、朱素云、九阵风(阎岚秋)。

三排:左二坐者龚云甫,右一站者杨小楼。

四排:左一尚小云、左二王瑶卿、左三梅兰芳、左四姚玉芙、左五姜妙香。

   

    据笔者所了解,京剧史上连唱一百天不翻头的老生极其少见。虽有个别传闻,却无人亲历。此处所言老生戏指老生正戏,非“里子”及其他配演。余叔岩是头路角儿,一辈子就是站当间儿的(只分别给谭鑫培和张伯驹来过一次《失空斩》之王平)。小生名票何时希先生有《梨园旧闻》一文,其中谈到鼓佬杭子和,笔者在此摘录一段,重温余大贤的一百天不翻头:

   “杭先生和我谈得最多的是余叔岩唱一百出戏那回事。他说余三爷的脾气,决心一百天不翻个儿,就是说一百天唱一百出戏,不回头炒冷饭。大家知道常演的老生戏,不过三五十出。老谭晚年恐怕只演《洪羊洞》、《奇冤报》、《空城计》、《定军山》、《捉放曹》、《碰碑》等10来出;……而叔岩这次登台竟是反其道而行之,不演熟戏,专演生戏。这样一来子和的的困难可就大了:一是不先告诉之戏码,也不先排练,子和只靠后台水牌子上头天晚上的告白,才知道第二天老板演什么戏(他说每晚进后台看水牌,是提着心,心里也在打鼓)。二是打完夜场已是半夜,遇到生戏,赶快去找能找到的前辈,好在那时梨园行大都是抽鸦片烟的,半夜去打门,他们精神正旺;如就近找不到,还得赶明早出城去找退休的老前辈,现学晚上现打,如果有一处不踏实,就靠临场的机智来应变。这样提心吊胆打完一百出,叔岩就翻回头来唱普通老戏了。名誉有了,戏路也宽了,余叔岩这个大胆尝试,可说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杭先生帮过余叔岩,也成名了,他自己说是一百出戏把他挤出来的。然后帮梅兰芳,虽多排新戏,但相对地说太舒服了。”

余叔岩一百天不翻头鼓佬杭子和

    杭子和年长余叔岩三岁,是李五、刘顺之后伶界的首席鼓佬,大名鼎鼎。内行伶人以让杭子和打鼓为极高荣耀,这可表明其剧艺配享杭子和的鼓。杭子和与何时希先生说的这段儿正是民国十年(1921)前后余叔岩复出后的登台情形。

    薛观澜《余叔岩未演的戏》一文载:“但在民十左右,正是余叔岩大红的时候,他亦奋发有为,时有新戏出现。他在三庆园演唱,百日之内,戏码未曾回头,有时只唱一出《三击掌》或《双狮图》,照样满座,这是余叔岩全胜时期。”

    杭子和、薛观澜所言,足可证明余叔岩一百天不翻头之确凿及盛况。亦说明某人“余叔岩的名气是客厅里吹出来的”话是何等虚妄而不着边际。

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后一篇:唱戏不是嚷戏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后一篇 >唱戏不是嚷戏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,新葡萄京官网平台,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